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金锁姻缘 >> 正文

【流年】一个小老鼠的小故事(中篇小说)

日期:2022-4-30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引子:我的前世

以前,我经常出现同一个梦境,梦见一只黑猫在我的床上围着我绕圈子,速度越来越快,还响起呼呼的风声。它的头偏向我,眼睛里闪烁着绿光,一直盯着我,虽然没有恶意,但我还是感到很恐惧。我拼命地喊拼命地叫,好不容易才睁开眼睛。

这个梦境,一直到我三十多岁的时候,还时有出现,现在很久都没有遇到了。有时还真的有点想念那只猫,希望它能重新来到我的梦里。当然,不要经常来,偶尔来一次就好。小的时候,遇到这情况,我就用被子紧紧地捂住自己的头,大气都不敢出,长大以后,我就起来把灯打开,坐一会儿,或者走几步,然后又躺下床去,有时候,刚躺下一会儿,那只猫又来了,这种情况也有过好几次。

为什么会反复出现这同一个梦境?为什么我又会怕那只猫?

后来,又结合其它现象,我终于想明白了一点。

我的眼睛很小,小的时候,他们都叫我老鼠眼。我父母亲和我哥哥姐姐骂我时,有时候也这样说:“你这个老鼠眼!”

我写过好几篇跟老鼠有关的文章,《小老鼠的梦想》、《向老鼠同志学习》、《猫鼠恋歌》、《猎鼠记》,还有两篇以猫命名的小说里也有老鼠,一篇是《神猫》,一篇是《黑猫告状记》。

有一支《老鼠爱大米》的歌,有一段时间我也很喜欢唱。有一个老鼠和猫的动画片,有一段时间我也喜欢看。

还有件趣事,有一次,我老婆在仓库里放鼠药,我就大声说:“老鼠同志们,快跑吧!”当时还真的有一只老鼠跑出来,和我的眼睛对视了一下,然后转身就跑。我老婆瞪了我一眼,说:“你这个吃里扒外的叛徒!”

我与老鼠,总有这样那样的瓜葛,我想,我的前世,会不会就是一只老鼠?要不然,我为什么会怕那只猫?而且很可能就是厦门的老鼠,要不然,我又怎么到厦门来了?我是不是到厦门寻根来了?不管是与不是,就权当我是一个小老鼠吧,就让我来讲讲我这个小老鼠的小故事吧,也是一个重庆人在厦门的故事。

2、童年篇之还没出世就开始喝酒

我在娘肚子里就开始喝酒,真的。因为那时候家里穷,吃饭都成问题,每年都靠东借西借过日子。我母亲怕养不活我,于是就喝了几口我父亲泡的药酒,想让我永远醉在她肚子里。

喝了之后,她又很后悔,以后便没有再喝,这是我母亲一生中唯一的一次喝酒。很长一段时间,她心里都有一个阴影,怕对我有什么不好的影响,便去给菩萨烧了好几次香,磕了好几次头。但出乎意料的是,我出生的时候,竟然白白胖胖的,我的手和脚,按照她的说法,就像藕筒筒一样,比我几个哥哥姐姐都长得好,这时我母亲的不安才放了下来。后来我母亲又说,说不定那次喝酒,反而喝对了,歪打正着。

我在厦门立稳了足跟后,我父母亲和兄弟姊妹都来到了厦门。那时,我父母已年近七十了,他们是同一年的。有一次,我和我父母亲到椰风寨海边去玩,在海里泡了一会后,我们来到沙滩上。看着挤挤撞撞的人影,望着忽起忽落的波浪,听着哗哗哗的涛声,沐浴着徐徐的海风,我母亲又回忆起这件事。她说:“我喝下去的酒,不知道你又在我肚子里喝了多少,不知道你当时喝醉没有,幸好你没有喝醉,至少是没有永远醉在我肚子里,要不然我就没有机会跟你到厦门来看海了,还到海里去泡了海水。”我母亲没读多少书,但有时也很幽默,嘿嘿。

我说:“我喝醉了的哟,在你肚子里醉了几个月,醉得受不了了,就从你肚子里跑出来,一跑出来就哭,哇哇哇,哇哇哇,醉得不了哇。”说完,我父母亲和我都笑了起来。

“苦日子总算出头了,都是沾儿女的光。”我父亲笑着说道。

我说:“我们应该的,你们养我们小,我们养你们老,你们的恩,我们永远报不完。”

“是的,儿女们都有孝心。”我母亲也笑了,但笑着笑着却又抹起了眼泪。

看着我母亲抹泪,我的心里一时也五味杂陈,我的眼睛也湿润了。

我父亲拍了拍我母亲,依然笑着说:“你怎么回事?应该高兴才对呀”

“我是高兴,我是高兴得掉泪。”我母亲边抹着泪边说。

“爸爸,妈,我下一辈子还是你们的儿子,世世代代都是你们的儿子。”我说。略一停顿,又说:“妈,我下一辈子还要到你肚子里去喝酒,世世代代都要到你肚子里去喝酒。”

“还没喝够哇!”我母亲这时已擦干了眼泪,笑着说。

“还没喝够,永远喝不够。”我说。

“那种酒不能再喝了。”我父亲又说。

“对,以后不喝那种酒了。不喝苦酒,喝甜酒。”我说。

3、童年篇之月夜吃西瓜

月夜吃西瓜,一看到这几个字,你一定会觉得很浪漫,一定会想起那一泻千里的如水月华,一定会想起很多月光下的动人传说。但那对我的童年来说,却是一些难熬的夜晚,因为经常在月夜吃西瓜的,不是我们,是别人,我们是看着别人吃西瓜。

邻居有时也会送点西瓜来,但总是吃别人的,也很不好意思的。所以,每当看到有邻居吃西瓜的时候,我父母亲就把我们带得远远的,要不就把我们叫到屋里去,把门关得死死的,叫我们不要出声,估计他们把西瓜吃得差不多了,才开门出去。

那时候,没有电风扇,更没有空调,又热,蚊子又多,如果没有事的话,灯都不会开的,即使开,那时的电灯,也是非常昏暗的,更不要说以前还照过一段时间煤油灯。那种情况下,关在屋里,会是一种什么滋味,可想而知。所以,到了晚上,不管有没有月亮,都要把凳子搬到外面去乘凉,除了下雨以外。月光下,可以看见街上一排都是人,站的,坐的,走的,长凳子,短凳子,高凳子,矮凳子,都有,蒲扇摇一摇的,倒也显得非常悠闲。以前的那些老房子,都是平房,比较矮,感到月亮特别亮,现在在高楼下面,就找不到那种感觉了。不知是房屋的高矮及城市的灯光对视觉有影响,还是因为心理的原因,因为怀念过去,怀念童年,经过回忆的发酵加工后,童年的月光才显得特别明亮。没有月亮的晚上,虽然看不见人,但人们谈话的声音却也隐约可闻。套句王维的诗,就是:黑夜不见人,但闻人语声。

当邻居吃西瓜的时候,我不管是被关在屋里,还是在外面,我满脑子都是西瓜的影子,想象着他们吃西瓜的样子,想象着一滴滴西瓜汁从那红红的瓤里滴落的情形,便一口一口地咽口水,又怕被父母听到,咽口水时便又竭力的忍住不要发出声音。

偶尔我们也有西瓜吃的时候,不用提有好高兴了。吃完饭后,我和弟弟就去洗澡。平时的话,我母亲可能要催我们好几遍才会去洗,这天不用催,我们自己就去洗了,洗得也很快,三下五除二就好了,然后就把凳子搬出来,等着母亲切西瓜,有时是哥哥姐姐他们切,如果那天他们还有事没做完,我和弟弟就去给他们帮忙,跑上跑下的,特别勤快,为的就是要他们早点来切西瓜。

切的第一片西瓜当然是给我弟弟的,然后就是我,然后我就和弟弟去给邻居送西瓜,再然后就回来接着吃。我当时是怎么吃西瓜的?我是慢慢的舔,像吃冰糕雪糕那样吃。那种味道,那种感觉,只有在童年才会有,长大以后再也不曾有过。

4、童年篇之我父亲是开银行的

我父亲是造钱的,是给阴间的人造钱的,称为钱纸或纸钱,他自嘲说他是开银行的。那时被称为迷信职业,是打压对象,但在农村对此还是网开一面的,因为那些公社干部也要用,当然公社干部自己不会来,是叫他的家人或亲戚来。

来买钱纸的,真的得走后门,因为我们在街上,走前门比较显眼,怕被人看见,所以,我们的后门经常是大打开的。我们虽然住在街上,但实际是农村人,是街上的农村人,相当于算命书里的富屋贫人,或者像当时重庆的城里人糟蹋农村人说的话,虽然住在街上,但屙出来的还是红苕屎。

我听那些来买钱纸的人说,我父亲造的钱很好,又归整又好用,有的人造的钱又不好看又不能用,他们造的是假币。我问为什么呢?他们说他们都这样说。我父亲听了也嘿嘿一笑,说,没有这样的事,他们造的也是真币,也能用。我父亲从来没有说过任何一个同行的不是。有的人于是又笑着说,你也是,我还在帮你说,说你的好用,你还说别人的也能用,也许正因为你不说别人的坏话,你的人缘才那么好,跟你打交道,不用设防。我父亲又笑着说,我说的是真的,他们去买了就是在用了,在用了,怎么还说不能用呢?其实哪里是阴间的人在用,都是我们阳间的人在用,我就从来没看到阴间的人到我这里来领过钱,都是阳间的人来领的。说得那些人哈哈大笑。

我父亲经常说他自己也不相信这些,但又有些灵异现象,他也解释不清楚。比如说,有些危重病人,他的家人提前来为他准备钱纸时,我父亲就能判断得出那人会不会死,大概什么时候死,而且相当准。

还有个很神奇的事,有一年夏天黄昏,我父亲收工回来,经过我家后院的那蓬竹子时,听到有鸡崽崽在叫,但又没看到鸡崽崽,他走到这边,鸡崽崽就在那边叫,走到那边,鸡崽又在这边叫。他于是反剪双手,在墙上掐了匹毛草,小声念了念咒语,又将毛草挽了个小圈,然后用力将毛草扯断,摊开手掌猛地一吹,那鸡崽崽的叫声就变成了哇啦哇啦的叫声,从空中向南飞去,很快就消失了。我父亲说,这种声音,只有阳气矮的人才能听见。我父亲根据声音去的方向,判断说这几天十四村那边可能要死人。果然,第二天下午,就有个十四村的人来买钱纸,说他母亲死了。

我父亲开的那个银行,有的人还很羡慕,说,你娃儿那么多,有的是接班人。我父亲说,我是迫不得已才开这个银行,希望他们以后要走一条新路。我父亲没有读过鲁迅的书,但说的意思也差不多。我在厦门立稳足跟以后,我父亲才关闭了那个银行。

5、童年篇之我们童年的年

现在的小孩对于过年的盼望,远远没有我们童年时那样急切,那样强烈。

我们那时,几乎天天盼过年,巴不得天天都过年。到了十月份,我们就仿佛看到年已在眼前,经常大声吼叫:“要过年啰!”几乎天天都唱:“红萝卜,咪咪甜,看到看到要过年。”那些女娃儿,就五个六个围成一圈,边拍边跳边唱:“噼噼啪!噼噼啪!萝卜煮嘎嘎!”跳时脚往后踢。

那时候,只有过年,才会有好吃的,这是我们盼望过年的一个最主要的原因,像爆米花、包谷花一类的,平时是吃不到的。吃肉,也是那段时间吃得最多。那时我们把吃肉叫做打牙祭,能吃一次肉,就是那么难得。

过年的时候,就要走亲戚,也有亲戚来。亲戚来,我们要用好吃的招待亲戚,到亲戚那里去,亲戚也要用好吃的招待我们。不管亲戚来还是走亲戚,都有好吃的。

穿的也一样,只有过年才会有新的,而且,我都是上了小学后才穿了新衣新鞋的,以前都是穿哥哥他们传下来的。我的第一件新衣服是用粗白布染的,染的蓝色,刚穿的时候,脸都笑烂了。记得我第一天穿新鞋出去时,遇到下雨,一个同学不小心把我的鞋踩脏了,我挥起一拳就打在他的鼻子上,最后的结果当然是站黑板、道歉。

过年期间,好看的也多。耍龙的,舞狮的,踩高脚的,这拨走了那拨来,到处敲锣打鼓,此起彼伏,热闹非凡。所谓踩高脚,就是把两根竹棍在离地面一定距离处,绑上踏脚的,然后踩上去,把两根竹棍夹在腋下,用竹棍走路,人站上去后,差不多将近两人高。踩高脚的画了花脸,穿上古装,舞着长袖,咿咿呀呀的唱些我们听不懂的长腔。车幺妹也是,这拨走了那拨来。四个人抬着花车,车中站着一个男扮女装的人,穿着花衣服,画着红脸蛋,遇到开店的,就唱:“拜个年啰四季花儿红,拜个年啰四季花儿红。”然后就向店家讨钱,店家为了图个吉利,多少都会给点钱或什么东西的。正月十五晚上还要打铁礼花,就是将铁溶化成铁水,一个人用勺子舀出铁水,一个人用木板接着铁水使劲往天上抛打,铁水便在天上散成一片火花。

此外,平时的家务,可以少做一些,还可以玩玩平时很少玩的,像滚铁环、拍烟盒、丢窝一类的。对于滚铁环,现在的小娃儿可能都知道,但对拍烟盒和丢窝可能就不太清楚了。拍烟盒,就是把烟盒对折成条状,中间弄成槽型,然后用手掌在烟盒旁边拍或扇,烟盒翻过去就算赢。丢窝,就是在地上挖个洞,然后在一定距离划条线,站在线条以外,把硬币丢进窝里就算赢。常常是一双手弄得黢黑,有时手都开辙了。

我们童年的年,最让人期盼。

6、童年篇之看电影

现在看电影很方便,随时都可以在手机上看。我们那时候要看一场电影,很不容易。以前那种看电影的情景,本身也是场好看的电影。

那时,一个公社,只有一个电影队,全公社轮流放,差不多一个月可以轮到一次。电影一般都在学校和工厂的操场或生产队的晒坝上放映。

没轮到我们的时候,多远都会跑去看,一二十里那么远的路,都去过。有的电影看过好几次了,也要去。

有时去晚了,到处都找不到位置,墙上、树上、田坎上,到处都挤满了人,人山人海。里面又挤不进去,外面又看不到,于是就只好回去。有时候遇到下雨,淋得一身浇湿。还有几次跑了空路,有时是因为消息不准,有时是因为别的原因临时有变。去来的路上,一路都是人,像赶场一样。在没有月亮的夜晚,一路上都是火把,坡上坡下,弯弯曲曲,像火蛇一样,会让你想到电影里追赶红军的国民党夜行军队伍。

哈尔滨哪里治疗癫痫病比较好
成人癫痫病治疗要多久才好
成人癫痫病该怎么治

友情链接:

扒耳搔腮网 | 百姓婚庆网 | 女性结构 | 基础练习题及答案 | 克林霉素片 | 轻度高血压 | 高中语文课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