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目前的位置 : 首页 >> 从备份恢复 >> 正文

【江南】你若安好,便是晴天(小说)

日期:2022-4-22(原创文章,禁止转载)

(一)清唱小吧

“哥们,改天吧!今天实在不能陪你,改天,改天成不?”晓枫一只手搭在好友杨剑的肩膀上,一边摇着头。

“不行,是哥们就陪兄弟走一遭。”杨剑不由分说,就拽着晓枫往停车的地方走去。

晓枫使劲的挣脱杨剑的手:“好,我去。不过说好了,只陪你坐一会儿,不喝酒。”

“好”杨剑见晓枫答应了忙高兴的应着。

“你说你,你去看你暗恋的对象,拉着我做什么?我又不是电灯泡。”晓枫不满地抗议着。本来今天中秋节,晓枫答应了爸妈要早点回家的,可现在……

杨剑不好意思地笑道:“你也知道,我胆子小。再说,人家也不知道我喜欢她,你就当陪陪我好了。”

“你,胆子小?”晓枫一脸鄙视的看着杨剑,调侃着:“那时候上高中,是谁将情书当着全班的同学念出来了?‘啊!你是风儿,我是沙,缠缠绵绵到天涯……’”

“好了,好了。紫云不一样,你不知道,她啊……”

“停——”晓枫做了一个停的动作,“我知道,你的紫云最好了,你难道没有发现,你现在只要一提到紫云,你的话就如滔滔的江水吗?你幼稚不?好歹也是28的人了,还像个青葱少年,学人家搞什么暗恋。”

杨剑有些不好意思得讪讪地笑了起来:“没有办法,我就中了她的蛊毒,这一生,大概就这样了。”

上了车,杨剑高兴地哼着小曲。那兴奋的样子让晓枫忍不住想笑,心中也不由得有些好奇,究竟是怎样的女子,会让杨剑这个浪子无法回头呢?

杨剑与晓枫是自小穿着开裆裤一起长大的,一起走过学生时代,这不,毕业后又进了同一家公司上班,那关系就一个字——铁。

二十几分钟后,车子停了下来。

锁好车门,杨剑蹲在车边,对着镜子整理着自己的头发,衣服。

“啧啧——”晓枫摇着头调侃着:“有必要吗?你是暗恋,暗恋好吧?!人家不一定会正眼看你的……”

“哼!”杨剑轻哼一声,自顾自地打理着头发,笑道:“你就笑吧!等哪一天你遇到了你的命中注定,到时候你才会知道相思的苦哦!”

晓枫跟着杨剑穿过街道,来到了一个店子门前。

这是一个带着古典味道的清唱吧,门口黑黄的木制的牌子上雕刻着“紫云清唱吧”几个字样。墙面是用以往农村盖房子的瓦砌的,不是那种金黄色,是那种暗黄。这条街道的店铺,都是这样的格局,只有一层,屋顶也是那种农村的瓦房的式样。一种亲切宁静的味道,在晓枫的心中升起。

晓枫小时候在外婆家就是住在这样的房子里的。后来,由于父亲的工作调动,晓枫住进了城市里。在后来,外婆去世了。晓枫就再也没有回去过了。只是,那些残留的记忆却是美好而温馨的。

“喂——”杨剑碰了一下发呆的晓枫:“想啥呢?给我看看,发型乱了没?”

晓枫有些无语了,拉着杨剑的手就推开了清唱小吧的门。

“喂喂……”杨剑还没来的及挣脱晓枫的手,门就被晓枫推开了。

店里,轻音乐在缓缓地流淌着。服务员看见后面进来的杨剑,神秘一笑:“剑哥,老地方给你留着的哦!”

杨剑也笑着道“谢了,小柳。”说着,拉着晓枫走到一个靠着墙壁的桌子前坐了下来。很快,有服务员将瓜子酒水端了上来。

杨剑小声解释着:“都熟人了,他们都知道我的喜好了。”

晓枫浅酌了一口酒,四下打量了一下,凑近杨剑的耳边问道:“说说,你的佳人在哪里?”

杨剑看了一下手机,神秘的道:“快了!”

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,杨剑时不时地向着门口张望。

忽然,杨剑小声说了一句:“来了。”

晓枫向着门的方向看去,只见来人穿着一件白色的体恤,乌黑的长发有些飘逸的感觉。不知道是不是听杨剑念叨的多了,还是喝酒的缘故,晓枫竟然也有些紧张起来,心“砰砰”的跳动着。

“喂,怎样?”杨剑小声问道

“不错!”晓枫甩给杨剑两个字。

“呵呵。”杨剑笑着,自鸣得意地道:“也不看看是谁看上的。”

晓枫有些鄙夷地看了一眼杨剑:“你有本事当着人家姑娘说啊!现在在我这里逞什么英雄。”

“嘘……”杨剑暗自打着手势,一边拿着酒杯假装喝起酒来。

随着杨剑的目光看去,晓枫才发现那个叫紫云的女子正向着他们走了过来。

“来,喝酒!”杨剑举着杯叫着晓枫。

晓枫暗自好笑,也不多说,举起杯喝了一口。只见紫云就在他们的邻座坐了下来,一个人浅浅的的酌着酒,给人一种柔美的妩媚。

晓枫,用眼神示意杨剑过去,可杨剑使劲的摇了摇头,示意他不要轻举妄动。

晓枫暗自觉得好笑,自从那个叫紫云的女孩进来后杨剑一下子就老实了,话也没有了,除了喝酒,就是偷偷的用眼神看着人家姑娘。晓枫还从没有看到过杨剑这般在意一个人,心想着大概是真的喜欢上了人家吧!

手机在口袋里震动了起来,晓枫一看是老妈的电话,对着杨剑做了个接电话的手势,就向着门外走了过去。

“喂,妈,我等一下就回来,这不杨剑拉着要陪他看女朋友呢。”晓枫老实交代着。

“杨剑的女朋友?”晓枫的妈妈一下子兴奋起来,不过话锋一转又喝道:“杨剑找女朋友,你凑什么热闹啊!给我回来回来,你奶奶可都在家等着呢!”

“好吧!我等一下……”晓枫一边说着一边转身准备向着店里走去,恰好撞到一个女子的身上。手机“哐啷”落在了地上,晓枫一边说着:“对不起!”一边弯下身准备捡手机。不料,那女子已经抢先捡起了手机。

“不好意思,我没有注意,撞到你了。”那女子将手机递到晓枫的面前,声音中有种说不出的柔美。

晓枫接过递来的手机,不好意思的道:“是我没有看见……”话还没有说完,就听见好友杨剑叫嚷着:“你个逃兵,怎么出来……”话说了一半就停了下来。

晓枫这才注意,原来自己撞到的不就是那个叫紫云的女子吗?

“你,你是于晓枫?”紫云惊讶地叫着

杨剑几步跑过来,有些不解地看着两人问道:“你们认识?”

晓枫也有些迷糊了,紫云见状笑着道:“01年的大学生演讲会上,你可是一道亮丽的风景哦。”

几个年轻人一说才知道,原来都是校友。回到清唱吧中,晓枫陪着杨剑、紫云又聊了一会儿,无奈老妈的电话催的紧,不得不先回去了。

杨剑出门送晓枫,晓枫对着杨剑做了一个加油的动作,嘱咐着:“喝酒了就打的回去,小心交警查酒驾的。”

“知道了,不够哥们。”杨剑抱怨着。

“呵呵。”晓枫笑道“这是给你机会,机会,你懂不?”

杨剑一拳打在晓枫的肩膀“懂,你这家伙就知道笑话我,什么时候我给你介绍一个,将你也拴起来。”

晓枫挥挥手,示意杨剑快回去,自顾自的去打的去了。

晓枫回到家中,只见奶奶在厨房里正帮忙张罗着夜宵。见晓枫回来了,奶奶笑呵呵的问:“枫儿啊!你老实告诉奶奶,你是不是找女朋友了?”

晓枫走过去,扶着奶奶就往客厅走:“奶奶,叫您老多休息,您又在张罗什么哦,等孙儿找媳妇了,第一个带给您看,好吧?”

奶奶语重心长的道:“我就盼着你给我找个孙媳妇,那样我就可以安心的去了。”

“呸呸呸!”晓枫一听,忙打住奶奶的话,“瞧您说些干什么,大过节的,您啊……

“就不要为我担心了。您看看,您的孙子那可是玉树临风,要样貌有样貌,要才华有才华啊。”晓枫一边说着,一边做着动作,惹得一家人乐呵呵地笑了起来。

(二)紫色玫瑰

有人说,青春是一本书,书写着五彩斑斓;有人说,青春是一条河,你永远也不知道它将要流向何方?也有人说,青春是一首诗,你挣脱不了理想与柴米油盐的束缚,诗中书写着人间烟火的味道。

晓枫的生活,每天就这般重复着,仿佛电脑里单曲循环一般。不过,现在他多了一件事,就是去清唱吧坐坐。当然,大多时间是陪着杨剑一起去。据说,杨剑被拒绝了,但是他还是本着“非伊不娶”的态度,每天都坚持不懈地往清唱吧跑。

“枫,这次怎么就这么倒霉呢?”杨剑抱怨着,“你说,公司那么多人,怎么就让我去出差。你说说,你说说。”

晓枫笑着道:“不就是半个月么,你至于吗?”

“你知道个啥?”杨剑一边收拾着东西,一边苦着脸道:“革命尚未成功,你让我出去半个月。你难道没有听说,一日不见如隔三秋!”

晓枫感觉好无语,看着好友苦瓜的脸顿时又觉得好笑,忍不住调侃着:“要不,你的玫瑰我帮你去送不就成了。大不了你回来请我搓一顿。”

“好!一言为定。”杨剑高兴的叫道。

晓枫不知道,一切的一切是否都早已经注定,或者说人生的每一次相逢都是前世的约定。杨剑走了以后,晓枫就担起了“送花使者”的任务。

记得第一次给紫云送花的时候,紫云道:“不要送了,我和杨剑只可能是朋友。”

晓枫听到紫云拒绝的话语,心中竟然有着丝丝的窃喜。

晓枫道:“我只负责送花,至于其他的,我不管。你不要的话,把它扔垃圾筒吧。”

紫云没有将花丢掉,后来,晓枫发现吧台多了一个花瓶,瓶子里正是自己送去的玫瑰。

这天,晓枫在花店里看见一束紫色的玫瑰,心中忽然一动,就买了下来。

晓枫来到清唱吧的时候,紫云已经来了。当晓枫将紫色的玫瑰递给紫云的时候,他明显的看见紫云眼里流露出的喜欢。

“谢谢!”紫云道了一声谢,转身将花瓶里的玫瑰取了出来。小心翼翼的将紫色玫瑰放了进去。

晓枫走过去,挨着紫云坐了下来:“你很喜欢紫色的玫瑰。”晓枫肯定地说道。

“是的。”紫云点了点头,“你知道紫色玫瑰的花语是什么吗?”

晓枫摇摇头:“不知道。”

“紫色的玫瑰是表示浪漫真情和珍贵独特的意思。”紫云道,“我小时候的时候,就问我妈妈,为什么我的名字中有一个紫字。妈妈说,因为紫色代表高贵、沉稳、纯洁。我希望我的女儿可以如公主一般高贵,同时有着一颗纯洁的、沉稳的心灵。”

紫云的声音里,有着一种浓浓的化不开的忧伤,只见她自顾自的给自己斟了一杯酒,浅浅的浅酌着。

晓枫没有说话,只是静静地听着。相处的日子里,他大概也知道紫云应该是一个有故事的人,不过他从来没有问起过。

“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?”紫云自顾自的说着:“今天是我的生日,可是这些年我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日了。以前,妈妈在世的时候,总会给我做好多我喜欢吃的东西,然后围着桌子让我许愿。”紫云回忆着,声音有些嘶哑。

晓枫竟然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才好,手轻轻地拍着紫云的肩膀:“都过去了,都过去了。”

从紫云地诉说中,晓枫了解了紫云的过往。

原来,在紫云上中学的时候,父母就离异了。紫云一直跟母亲在一起,与母亲的关系也一直很好。可三年前,一场车祸夺去了她母亲的生命。而紫云的父亲,在与她母亲离异之后,给了他们母女一笔补偿费之后,就去了国外有了新的生活。紫云的母亲死后,她的父亲也来找过她,要接她去国外,可被紫云拒绝了。

看着沉浸在忧伤中的紫云,晓枫的心也跟着疼痛着:“紫云,都过去了。”一时之间,晓枫竟然也想不出任何安慰的话语来。

时间,一点一点的流逝。沉默了许久的晓枫说了一声:“紫云,生日快乐!”

紫云举着酒杯的手一顿,杯子停在了半空中。

“紫云,生日快乐!祝你天天都快快乐乐的,我想,这也是你妈妈的愿望。”晓枫的眼睛凝视着紫云,一字一句地说着。

紫云的泪水,肆意地流了下来。晓枫慌忙掏出纸巾,有些笨拙地擦拭着紫云的泪水。看着流着泪的紫云,晓枫的心,竟然也揪心的痛了起来。他来不及细想,只知道是那种很痛很痛的感觉。

“谢谢!”紫云勉强的笑着,“知道吗?妈妈走后,就再也没有人陪我过生日了。你是第一个。”

“过生日,怎么可以没有生日蛋糕呢?”晓枫说着,就伸手拉着紫云向门外跑去。握住紫云手的那一刻,他明显的感觉到紫云挣扎了一下,不过还是任由着他拉着跑了出去。

(三)最美好的时光

晓枫拉着紫云的手,在街道上寻找着没有打烊的蛋糕店。霓虹灯的光线柔和的在他们的身上交织着美丽的图案。街道上,来来往往的人潮,还有车子的鸣笛声,交织成一曲都市生活的交响乐。

“云,你的生日愿望是什么?”晓枫轻轻地问。”那个“云”字,竟然就那般顺理成章地叫了出来,就仿佛在心底呼唤过千百次的声音。

紫云闻言,抬着头眼中有着一闪而过得喜悦,不过很快掩饰了起来。紫云吃着手中小小的蛋糕,一时心中有着一种甜蜜的温暖。

紫云抬着头,看了看远处的星空,声音中有着一缕飘渺与忧郁:“我想去海边,然后看着太阳慢慢地从地平线上升起,沐浴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,开始新的一天。”

晓枫闻言,紧紧的握住紫云的手就向着海边跑去:“走,我带你去看日出。”

得了癫痫病要如何治疗
太原治疗小儿癫痫
癫痫是一种什么病

友情链接:

扒耳搔腮网 | 百姓婚庆网 | 女性结构 | 基础练习题及答案 | 克林霉素片 | 轻度高血压 | 高中语文课件